返回 正文 第二章 命运轮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正文 第二章 命运轮转 (第1/2页)

    海浪翻卷着潮湿的气息拍打在礁石上,纷飞破碎的水花星星点点,“唳——”巨大的海鸟疾风一般的掠过,刀锋一般的喙发出嘹亮的嘶鸣,码头的喧嚣像被割裂,一艘艘巨大的海轮停靠在码头,载着远道而来的商客,还有外出闯荡归来的本地人,珍贵的货物从船舱中运出,酝酿着财富发酵的生机。

    一个个身体结实的汉子搬着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大箱子在码头上忙碌着,鼓囊囊的肌肉块彰显着澎湃的力量,古铜色的皮肤闪着金属光泽,汗水还没落地就被灼热的阳光蒸发掉。

    在众多皮肤黝黑五大三粗的脚夫之中,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头顶着一个巨大的箱子,四平八稳的从船上走了下来,大热的天气额头上还绑着发带,一个夸张的眼罩遮住了大半张脸,露着的小半,眉如远山,眸若点墨,略显稚嫩的面庞已经有了几分男人的棱角,尽管穿着平民的粗布衣裳,也让人忍不住称赞一声好男儿。

    “小子!动作快一点!我这个贼他娘的沉!”身后的大汉瓮声瓮气的喊着,他背上的箱子个头只是少年头顶的一半,却略显吃力。

    少年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加快了步伐,汗水沿着脖颈流入胸膛,白皙的皮肤显得他与周身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卸完最后一批货,太阳已经西斜,少年下意识的向远处望去,“唳——”,一只全身漆黑的没有杂羽的黑鸟急速飞到少年的上空,伸展着巨大的双翅彰显着它空中霸主的地位,码头上的人们大多一脸畏惧的看着它,少数人透出感兴趣的神色,少年则盯着自己脚边落下的东西,一条刚死没多久的银线蟒,少年弯下腰将银线蟒抗起,抬头看着黑鸟。

    黑鸟似是满意的啼鸣了一声,刚想离去破风声却不合时宜的响起,黑鸟双翅猛的一震,一支泛着冷光的弩箭以比来的时候更快的速度的回射而去。

    少年摇了摇头,总有不怕死的敢打它的注意,码头远处一阵骚动,少年冲着黑鸟摆摆手,扛着银线蟒大步离去。

    码头的骚乱被他甩在身后,急速奔跑了一个时辰,少年扛着银线蟒走进了大山。

    少年像一个灵活的猴子奔行在丛林中,游鱼入海一般畅快自在。

    丛林慢慢变得静寂,一路冲到山顶,穿过一层透明的结界,整个世界仿佛变了个样,干净平整的玉石地面,向远处延伸,错落有致的亭台,高低起伏的石桥,潺潺流淌的流水,如纱似雾的云。穿着粗糙布衣的少年扛着银线蟒,向亭台深处走去。

    “老白,吃饭了。”少年吆喝了一嗓子,并眯着眼扫视着周围,这里的一切建筑都是纯净的白色,头顶的天空却是透明的,隐隐约约的能看到遥远的地方一个蔚蓝色的球体在缓缓转动。

    最近这些时日,这个球体越来越清晰,少年有一种直觉,这个球很大很大,他还记得老白说过这个球只是一个投影,以某个特殊灵魂为媒介形成的投影,而那个特殊的灵魂,则跟他有一些隐秘的联系,至于是什么联系,老白一直缄口不言。

    一个白色绒球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弹出来,在空中灵活的一翻,稳稳的落在少年的头上,“喵呜~”幼嫩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少年将绒球从脑袋上摘下来,任其挥舞着粉嫩的小肉爪。

    “哎,老白,你怎么又小了?”少年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小萌物,一斜肩膀银线蛇落在地上。

    老白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在地上挺尸的银线蛇,转过毛茸茸的小脑袋委屈巴巴的看着少年,看着幼小的老白,少年将眼底的一丝孺慕压下,手微微一松,小绒球便窜了出去。

    老白吃的欢快,少年却有些惆怅,老白越变越小,嘴也越来越挑了,只吃蛇肉,没毒的蛇不吃,越毒反而越爱吃,已

  正文 第二章 命运轮转-->>(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