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文 第二章 命运轮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正文 第二章 命运轮转 (第2/2页)

经吃了一个月的银线蛇了,也该换换口味了,黑雕那家伙也不知道能不能搞到更毒的蛇。

    老白耳朵转了转,机警的抬起小脑袋,黑曜石般的大眼睛发出濛濛的光。

    一缕微风轻轻拂过少年的发丝,将陷入思绪的少年唤醒,轻曼的歌声抚摸着少年的耳廓,无形无相的古语,像神灵的呢喃,大自然的梦呓,万物生命的律动,少年有些痴了,身体慢慢漂浮起来,在某个极深极深的地方,传来舒服的麻痒感,那般漫长,却愿意就这样体会到地老天荒。

    老白看着自己变得透明的爪子,黑溜溜的眼睛闪烁着好奇,想用舌头舔舐,舌头却舔了个空,星星点点的光芒从他的身上散逸出来,小绒球突然没了精神,恹恹的它用最后的力气抬头看了一眼已经上升到高空的少年,越来越透明的小小身子嘭的一下化为一片细碎的微光。

    一粒微光出现在少年的意识之中,那样的细小却吸引了少年的全部精神力量,微光旋转飞舞着,牵引着少年的心神,在微光快要熄灭的那一霎,少年的意识包裹住了它。

    时空轮转,闪烁着银亮光芒的玉蝶,美丽的翅膀微微一扇,牵引着少年的意识,穿出浩瀚的天地,来到宇宙星空,璀璨闪烁的星辰,聚拢的流沙般的星云,视线的方寸间都蕴藏着无限的广博,沉寂着的冰冷世界,光芒是唯一的温度。

    所觉无声,少年感觉自己的意识几乎逸散开来,变成最微小的粒子,没有了思绪,没有了感官,就在他将要散在这片星空的刹那,玉蝶轻轻振翅,将少年的意识收拢,在一缕流光的保护下,少年的意识回到了他的身体。

    无边的黑暗蔓延,意识沉睡,身体沉寂,身边的白色世界开始坍塌,压缩,重构,变成一个光茧,遥远处一看,便像是一颗微小的星辰。

    星辰之中,变化无穷,生机翻滚,星辰之外,一只巨大的黑鸟像是最忠诚的卫士,目光锐利并透着几分睥睨。光茧周围,方圆百里,此时都陷入了沉寂,所有的不安和躁动都被压到冰点,踏入百里圈的人类都会下意识的绕路而无所觉,这个处处充满危机的大山当中,被圈出一块静谧的涅槃之地。

    此时,这个世界的中心,广博的中土大地上,历史恢弘的古城帝凰城中,新皇登基大典正在进行,通往王座的道路上,鲜花卓锦,兵甲森列,年轻的男孩身着五彩霞衣,龙章凤姿,一步一步缓慢坚定的穿过匍匐跪拜的人群,人群之中,不乏富贵显达手眼通天之人。

    王座是一座九级天台,每级九阶,每级都有设座,最低一级设有九座,再高一级设有八座,依次往上逐个递减,最高一级,独有一座。

    新皇登基,是立威,是考验,亦是机缘。每位皇家内部博弈出的最强者,都能通过得到王座认可,得到一部适合自身天赋的武典,历史上镇压一个时代的名帝,灵帝,就是通过得到一个上三阶王座的认可,从而将帝国带向了时代的巅峰。

    而至高王座,则代表着至高无上的荣耀,历史上,从未有新皇得到认可。

    王座的来历已不可考,皇族秘典之中记载了很多王座不为人知的隐秘机缘。

    年轻的新皇,在天台前停步,抬头锁定天台的顶层。

    至高王座上,神秘瑰丽的秘文光华流转,隽永的符号蕴藏着天地至理。似乎感受到了来者的意愿,一道璀璨的光柱冲天而起,浩大的威压席卷了整个帝凰城,无边的威严沉甸甸的坠在每个身处帝凰城的人心头。

    年轻的帝皇,顶着巨大的压力,一阶一阶向着天台高处进击。

    有人隐秘中蛰伏,有人在瞩目中登顶。

    光武纪元1802年,天罗皇朝的新皇,姬无道,登顶至高王座,震惊天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