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少女少女万万年 > -37- 就好像碎了一地的蜂巢,流淌出金色的蜜浆

-37- 就好像碎了一地的蜂巢,流淌出金色的蜜浆

-37- 就好像碎了一地的蜂巢,流淌出金色的蜜浆 (第1/2页)

杜源在宗门里消失之事,并没有立即引起熟人的重视。
  
  毕竟刚刚才输掉了大比,现在心情不好不露面也很正常,万一就是受到刺激开始闭关修炼了呢?
  
  ……
  
  很快,伴随着内门大比最后几轮的推进,参与者的数量终于被削减到了最后两人,一个是陆小梓,另一个是江独心。
  
  对于这个结果,你要说抽签的过程里没有李长青长老的暗箱操作,那是没人信的。
  
  但无所谓,大家都淘汰完了,现在留在这里当观众的,就是冲着精彩的对决来的。
  
  最有概率夺得大比头名的热门人选放到最终决战里,才能让人觉得紧张刺激,不是么?
  
  “大伙觉得谁胜算比较大?”
  
  “江师兄吧。”
  
  “那肯定是江师兄,修为搁这儿摆着。”
  
  宗门的茶馆内,闲暇之余,弟子们议论纷纷,但大多态度很统一,清一色的认为江独心稳赢。
  
  不过也正常,两人的修为确实存在差距。
  
  况且在后面的战斗中,因为对手有了防备,第二化身就再也没有打出秒杀的效果了,基本要走个好几招,才能将对方拿下。而反观江独心,一路打下来,所遇之敌都是秒杀,这统治力就截然不同。
  
  所以这一次所有人对大比决战的期待,更多的是带着“我知道江师兄会赢,但我还是想要看怎么赢”的心态来的,对于结果,他们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而另一边……
  
  制霸小院内,其实第二化身的想法和观众席的弟子们也差不多。
  
  没错!
  
  她也不觉得自己能赢。
  
  毕竟普通的金丹大圆满还好,以她的实力,是能够做到越级击杀的。
  
  但关键在于,江独心他是一个高位亲传,压根儿就不是寻常金丹!
  
  这样的敌手,战斗力应该视作元婴中期的战斗力,比如元婴五层这样子。
  
  这就刚好超过了第二化身的挑战极限了,还是刚好打不过的那种。
  
  因此……
  
  在这段日子里,她也是夜以继日的研究着《森罗剑典》,就指望大战来临之前,能够通过剑典,把自己的剑道造诣提升一下,说不定刚好能成为自己翻盘的关键之笔。
  
  就是希望有点渺茫就是了。
  
  “嗯,咋了,有话要说?”院子里,陆小梓正靠在摇摇椅上悠闲的看着手中一本叫《少白妇洁》闲书,在感受到身后的视线后,她扭头看了眼第二化身。
  
  当然,她也能通过神魂链接随时得知第二化身的想法,但怎么说呢,员工也是要有个人隐私的嘛!
  
  哪怕是自己的化身!
  
  所以一般情况,除非是为了拷贝知识经验什么的,她也不会太主动去翻阅第二化身的内心想法什么的……就像她不会去偷看别人写日记一样。
  
  “没!没有!”第二化身连忙说道。
  
  她刚刚就盯着本体的呆毛发了一会儿呆,想不到本体立马察觉到了,也是把她吓了一跳。
  
  紧接着,想到即将到来的决战,她忽然想到,或许可以让本体帮忙解封一下体内的封印,让她能够发挥出金丹中期的力量。
  
  是的,为了防止在战斗中一不小心用出超出“表面修为”太多的实力,陆小梓直接把她的修为封印到了金丹初期。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在陆小梓看来,哪怕金丹初期的境界,也足够她吊打内门弟子们了。
  
  但……
  
  因为这一个月都在高强度打坐修炼,眼睛一闭一睁,一天就过去了,所以时至今日,陆小梓都不知道,居然有一个高位亲传跑过来狙击她。
  
  否则她现在肯定已经在大声谴责这人炸鱼虐菜了。
  
  而现在的话……
  
  第二化身就陷入了犹豫之中。
  
  要不要告诉本体自己在任务过程中遇到了大麻烦,急需她帮忙解开部分封印?
  
  只要封印能解开,哪怕只是解开到金丹中期,也足够她击败江独心了。
  
  但如果真这么要求的话,又是否会导致本体认为她办事不力,对她很失望呢?
  
  没错!
  
  这件事,非常关键!
  
  毕竟作为一缕分魂,本体就是第二化身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意义等同父母,再不济也是相依为命的姐姐。
  
  如果让本体失望,光是想一想那个情景,第二化身都忍不住的有些抑郁。
  
  所以……
  
  还是算了。
  
  不能告诉本体!
  
  必须靠自己一个人,完成这个任务!
  
  只有这样才能让本体认可她的表现,然后发自内心的褒奖她!
  
  ……
  
  带着这样逞强的念头,第二化身咬着嘴唇,继续勤奋修行,终于在半个月后,迎来了决战之日。
  
  临走前,她打开了打开了小木屋的木门,小声道:“尊主,我去参加最后一战了。”
  
  “嗯。”陆小梓应了一声,继续闭目打坐。
  
  这两天她的运气很好,从系统中抽出了“10年修为”这个稀有奖励,段位直接凭空拉高一大截,已经达到了金丹境大圆满。
  
  因此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她就把自己系统里早已存储了很多的破元丹取了出来,现在正全力破境呢。
  
  否则倒也不是不能去现场观战一番,看看“自己”在擂台上爆杀对手的英勇身姿。
  
  离开了制霸小院,带着忐忑不安的紧张心情,第二化身来到了擂台的备战区,等待着决战时刻。
  
  而这一天,也不愧是内门大比的总决赛,排场也比她想象中要大得多。
  
  不仅所有内门弟子几乎都来了,把整个擂台包围得水泄不通,连一些专供宗门长老的特别观战席上,也出现了一些外宗的观礼使者,譬如静水仙宫、焚天宗和妙法山这三大仙宗的特派长老,又或是玄机山主安月瑶之类的。
  
  这摆明了是天璇剑宗打算向整个东神州,宣告着某位弟子的横空出世!
  
  “小师妹,你的脸色有点难看,是不是太紧张了?”
  
  耳边响起了温和的慰问声,第二化身扭头看去,发现是一名气质出尘、五官绝美的少女正关切的看着她。
  
  “?”第二化身不认识她,犹豫着要不要问对方是谁。
  
  “我是你大师姐沐巧雨,我师父叫李有念,是你师傅缘惜前辈的大师兄哦。”少女笑了笑,“当然,你也可以叫我,天璇圣女。”
  
  原来是圣女大人啊……第二化身有些懵懵的看着她,脑海中一片空白。
  
  “小师妹话好少啊,就像你师傅一样。”沐巧雨轻轻抚摸了一下第二化身头上的呆毛,温柔道,“别紧张,输给江独心那混蛋很正常,本来就是他以大欺小,你没必要多虑,尽力就好。”
  
  “嗯。”第二化身轻轻回应了一下,心想圣女的为人果然如传闻中一样温柔。
  
  但……
  
  要她接受失败依然是不行的。
  
  毕竟她是在代替本尊来参战的,如果输了,丢脸的可不止她,还有本尊。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赢才行!
  
  ……
  
  很快,在主持长老李长青登场,进行了一番激动人心的演说后,在他的示意下,第二化身和江独心也一左一右分别走上了偌大的擂台,隔着数百米的距离遥遥相望。
  
  边缘的巨大阵法闪烁辉光,强悍到可以抵挡化神修士的全力一击,足够让两名金丹修士在这里肆意交手。
  
  因为完全不知道自己之前还被沐巧雨偷偷黑屁,江独心这会儿仍然尽心尽责的担任着自己反派的任务,反正他和小师妹确实也不熟,直言道:“小师妹,别怪师兄不放水,这次观众这么多,实在容不得师兄我留手啊!”
  
  “不用。”第二化身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回道。
  
  而另一边,见小师妹似乎说了什么,但又好像没说,江独心也不意外,等待着李长青宣布战斗开始后,便一口气召唤出十六柄中品飞剑在身侧环绕,口中念诵剑诀,低喝道:奇木剑阵,杀!”
  
  旋即十六柄飞剑便旋转起来,如同绞肉机一般朝着第二化身冲去。
  
  这一招其实是江独心的招牌剑技,在他本身就不俗的剑技基础上,融合了一些对阵法方面的理解,虽然名字听上去像是阵法,但其实不是阵法,就是个组合剑技。
  
  第二化身则死死的盯着奇木剑阵组成的绞肉机,一动不动。
  
  以她的阵法造诣,已经可以做到现场破解了,更何况江独心的阵法造诣和她比,只能算半吊子水,融合了哪些阵法元素,一看便知。
  
  所以在找到了奇木剑阵的弱点后,她马上也将紫电澄闪附着于弦惊表面,将弦惊化作一道雷光,狠狠的撞击在奇木剑阵的薄弱点上,使其在还未靠近,便已弱化许多,最后被第二化身召唤飞剑,一剑斩碎。
  
  然而,即便是如此完美的应对,因为修为上的差距,仍然让第二化身在一剑劈碎奇木剑阵的时候,受到反震之力的伤害,吃了点小亏。
  
  随后不等第二化身眼前的烟尘散去,刚刚还在远在数百米外的江独心,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上方!
  
  或许是被强劲的对手勾起了战意,江独心神色兴奋,手中的法剑从天而降,猛然斩落,像是要把第二化身从中间劈成两半!
  
  第二化身则咬紧牙关,手中的弦惊不躲不避,向上使出神威无敌雷罚斩。
  
  两人剑刃交接,冲击波向四周扩散开来,直接扬起了满地尘沙,仅仅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神奇宝贝阿桂之灭 良缘鸭定 斗破之最强名师系统 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道德经 三寸人间 校园修真狂少 手术直播间 我真是个富二代